详细信息

留言标题:宋之兰土地使用权投诉2页

填写时间: 2017-07-29 20:45:14.0
标题: 宋之兰土地使用权投诉2页
留言内容: 4. 2013年秋,张建以土地出租的形式从11户村民手中租用土地8亩左右,以每亩1000元的租金付款2年。2017年6月,张建在连续连年没付租金的情况下,指使无施工资质的张凯歌从这块8亩土地的北边强行建房,其中就有我宋之兰的0.52亩地。当我找他们要求给个说法时,被张建长期雇佣的社会闲散人员周晓,周波,赵飞和张凯歌打伤,纠纷中还打伤一位村民徐良梅,致使徐良梅的右手无名指粉碎性骨折,砸坏了宋之兰放在自留地上的收割机。张建明目张胆的打砸阻止他施工的失地农民,究竟是谁在给他撑腰?他的嚣张气焰从何而来?他以租代征,没给村民任何补偿的情况下,怎样拿到政府发放的建设用地批准书? 5.当我把我这个76岁失地村民的悲惨遭遇反映到县,市,省里,官山镇的领导是这样解决的:某领导要求我们拿出土地使用权属于我们的所有证明,等我们找了30多户村民为我证明土地是我的时,他又说这事交到村里解决,要进行土地四至确界,问题绕了一大怪圈,就要证明“我是我”。镇里另一位领导接到我们的投诉电话时,首先质问我怎么知道他电话的?然后质问谁让我给他打电话的?最后说不了解这件事,给问问,结果是不了了之。无奈之下,我们打了市民热线12345,等待漫长的10个工作日,给的回复是:土地被征用,属于报批中,“令张凯歌停工,镇里介入解决”。本以为镇政府给市民热线的回复是真的。结果截止到7月29日,张建组织的无证施工队,还在施工,被打的农民权益还是没有得到保障
部门: 县委
回复时间: 2017-10-23 16:44:17.0
回复内容:     二、具体诉求调查处理情况     1、关于反映官山镇政府对违法用地行为的不作为问题。     根据之前基本情况中的说明,该地块已经先后两次按程序报批为建设用地,不存在违法用地情况,更不存在政府不作为问题。因建设过程中反映人与被反映人之间出现矛盾,镇综合执法局已经责令施工现场停工。     2、关于强占其土地建设问题。反映人自诉该地块南侧有其0.52亩土地,经社区调查核实,该地块不是承包地,是反映人宋之兰的拾边地,约0.51亩,工程建设前,经反映人宋之兰的儿子张曙光等代表与相关农户商定,以8名群众代表的名义与土地被占用的户达成书面协议,建设期内按照每亩每年1000的标准发放占地补偿,建设完成后全组土地重新再调整分配。协议签订后的第一年、第二年,建设方已经支付了占地补偿,包括反映人宋之兰在内的群众已经领取了前两年的补偿款,后因社区书记和该组组长涉嫌经济问题被纪委查处,无人具体落实,占地补偿款没有按年及时发放。8月7日,镇分管负责人到官山社区,与社区同志一同与反映人宋之兰的儿子张曙光及建设方张建见面沟通,张曙光对社区调查落实的其母亲的拾边地0.51亩无异议,张建同意补发拖欠的占地补偿款,张曙光不同意按年发放,要求一次性全额支付,张建同意,但具体标准双方存在分歧,目前镇村正在进行调处。     3、关于反映张曙光与张建的经济债务纠纷问题。建设过程中,张建因资金周转,多次借张曙光的钱,双方产生矛盾后,张曙光多次索要无果,此事经社区多次调解,双方已经达成一致协议。     4、关于反映收割机被砸坏及主张宋之兰、徐良梅的医药费、误工费等问题。官山派出所出具的书面情况说明显示,2017年6月29日,张曙光的母亲宋之兰、妻子徐琴因施工占地纠纷,将收割机停放在施工工地阻挠施工,与施工方张凯歌(系同组群众,8位代表之一)发生纠纷,徐琴用事先准备好的大粪向工地施工人员泼洒,张凯歌持铁锨快速砸地威胁徐琴人身安全,争执过程中把徐琴二姐徐良梅手指砸伤,官山派出所接警后及时出警控制事态,组织双方调解,未有成功。7月18日根据相关规定,报经县公安局批准,作出对张凯歌威胁人身安全行政拘留3日、徐琴侮辱他人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反映人关于财产损失和医药费的问题,待伤情鉴定结论出来后动员其依法起诉维权。
状态: 已办理
评议